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俏如来&素续缘【除夕夜】

跨棚拉郎ooc,不敢打tag
误入北极圈,泣涕割腿肉。
又短又不好吃。

素大夫除夕又出急诊了,既没和父亲一起去各地拜年,也没有在家炊米做饭。
几近半夜才踩着一路鞭炮碎屑回到云尘盦,意外地瞧见门口站了一大一小两只白团子,正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尤其是修儒,嗷地一声就扑过来,带了一身寒气。
他揉揉修儒毛绒绒的脑袋道:“不是说今年去苗疆蹭饭吗?”俏如来惆怅地擦了擦并没有湿的眼角,“别提了,苗疆的年夜饭和银燕的火锅简直不相上下。”
素续缘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哈,你们不会饿到现在了吧?”
修儒在他怀里狠狠地点头。“本来俏如来大哥想带我在外面吃的,结果大小店铺都关门了……”
年轻大夫一副了然神色,“还好我早上有准备一些,这会勉强应付一顿,吃了就早些歇息吧。”
匆忙准备的自然不是什么精致菜肴,不过家常小菜实在比银燕煮了若干年的火锅好太多了。三人几乎都奔走了一天,除了互相夹菜也不多言,很快盘子就见了底。
门外突然炸起连绵不绝的鞭炮声,是迎财神的时刻到了,修儒终是孩子心性,欢呼一声,丢了碗就跑了出去。
俏如来笑斥一句,回头正见素续缘出神地望着窗外,烛光映在明亮似水的眸子里,说不出的温软好看。
不知不觉两人的手便覆在一起,极其自然地摩挲、扣紧。
今年这个年……过得也很不错啊……俏如来的脸凑过来的时候,素续缘因为困倦而有些迟钝的脑子模模糊糊地想着。
——————
门外的修儒:我到底进不进去……愁啊。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