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星轨(一)


俏如来&素续缘(可能基本无差

这边也发一遍,跨棚拉郎ooc又渣又短不喜勿入

读书少,瞎78写

——————

“黑水城上空遍布雷暴,现在想着陆是几乎不可能的。”悟剑声按着眉角,状似冷静地盯着飞船下方的小星球。他的面容年轻俊朗,剑眉入鬓,一头黑发里挑染了几缕白使之不至于看起来太稚嫩。事实上这也是他首次独当一面担任船长,整个飞船上资历最老的还是一个军医。眼下与基地的联络基本被天气隔绝,不知道战况如何,如果还没和友军汇合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沦陷,那实在是太糟糕了。

素续缘安静地站在舷窗边,怀抱着一个中老年保温杯,时不时啜上一口。

“你在想什么?”悟剑声忍不住问道。

蓝衣青年慢悠悠地道:“我在想,史家人一向以君子端方、温文儒雅闻名,可是他们的名字起得一点也不含蓄,一个‘艳’文,一个‘俏’如来,这次终于有机会见见真人,看看到底有多漂亮了。”

“你学谁不好要学慕少艾。不过这也非常符合我们一船都是纨绔子弟的人设了。”

素续缘抬眼一笑,他面貌清润如玉,笑起来盈盈若水,秀致婉约,的确不像个军人。

指挥室前方的大屏幕突然出现了断断续续的人像,模糊得看不清面容,声音也随着不稳定的传输时而沙哑时而尖细,不过勉强可辨是个僧侣服饰的年轻男子。

“苦境的援军……接头点……西南……”

“放心吧,你们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悟剑声沉声应道,随即智能系统乖巧地向全飞船广播,“飞船即将降落,请全体人员做好战斗准备……前方发现数十架小型敌机。”

“那群虫子来拖延时间了,”他啧了一声,“让黑衣去炸了他们。”

“魔世的人应该没那么好对付,”素续缘摩挲着保温杯外壁走过来,“你要不要先派点人趁乱冲过去看看情况?”

“我也这么想……你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了,难不成你想去?”

青年眨了眨眼睛,没有否认。

悟剑声吃了一惊,“你是真的想去看美人?还是你爹和史家达成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素续缘面色不变:“嗯,比如联姻之类的。”

“……”悟剑声知道从这只素还真亲传的狐狸口中肯定套不出什么,只能作罢,“那你……注意安全。”

一个年轻的维修人员愣愣地瞧着正在启动战机的青年,“那不是……素医生吗?!”被背后的师父一巴掌糊在脑后,

“那也是曾经的‘天下第一’啊。”

如二人所料,魔世敌机轻简灵活,数量又多,几乎织成了一张密密的网,在黑衣的大火力掩护下,素续缘好不容易撕开一个裂口,全力扑向黑水城,背后也有一架黑色战机脱离战圈,紧紧尾随。很快就要进入雷暴边缘区域,他扯下耳机,向地面发出信号。冲过大气层,魔世尤想追击,但很快被接应的墨家打了回去。

素续缘落地后,看见刚才接应的飞船上走下了一个隐约有些眼熟的身影,那人掀起白底黑金边的兜帽,露出满头雪发,和一张端丽无匹的面孔,双目灵亮流慧,眉心一道血红十字,乍看之下,艳得惊心动魄。

他注视着素续缘,温声道:“我就是俏如来。”​​​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