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星轨 (二)

俏&缘

我真是越来越废了

————————————

黑水星是一颗非常特殊的小行星,它的地表长期维持着强度G2到G4的地磁暴,足以隔绝外界的一切通讯,甚至让探查进犯者当场因辐射而暴毙,一个太阳年中大约只有一周的时间可以让生命体安全靠近。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人类的先祖们依然建立了一座特殊材质的地下堡垒,作为战时最坚固的庇佑。

戮世摩罗接管修罗势力之后迅速盗取了它的开放周期,尽管对基地来说,只要坚持过这一周又可以保证一整年的平安无忧,但面对修罗国度几近倾尽全力的攻势仍然显露出了力不从心。苦境援军的到来为战局稍微划出一线明朗,敌人暂时退却后俏如来按照礼节欢迎了他们,例行检查完便被分配到了住处。

为了减少磁暴影响,黑水城深入地底,还保留了许多原始的生活方式。悟剑声捏着一片没有任何芯片的黄铜钥匙,站在一块能随便踹开的薄木门板前。

这真的是个军事基地吗!太敷衍了吧!我除了在贫民窟还没见过这么简陋的配置啊!

他深深吐了一口气,打开了宿舍门,素续缘已躺在靠里侧的一张床上玩游戏了,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好在还是有电灯的。

“哥。”悟剑声锁了门,委委屈屈地喊了一声。论辈分其实他比某人还低两辈,但两人差的岁数不多,一道在泥里滚大的,私下便常以兄弟相称。

床上的人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吃饭了吗?这边食堂还可以。”

“吃了,”他把包扔到桌上,四仰八叉地躺下,“你们谈了什么?”

“黑水城急缺医护人员,我留在这里帮他们做几台手术,如果五天后处理不完,我就不和你一起走了。”

悟剑声吃了一惊,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五天后磁暴恢复,不走就只能等下一年。“啊?”

素还真在不久之前的病毒袭击中受了重创,几乎成了植物人。出任务之前他本应以为素续缘会拒绝,一门心思扑在救治他爹身上,结果青年一声不吭地就跟了上来。眼下又透出不一定会回去的意思,难道他们关系真如传闻所说一样不合?悟剑声和素还真不熟,好友平时不大提他父亲,但也不避讳,更无怨言。

“你们果然有暗戳戳的计划。”他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个们指的是这回给素续缘做担保的佛剑分说,那个凶巴巴白晃晃流氓兮兮的和尚。但他也知道,医者此行的目的任务和自己不太一样,身份也不是正牌的援军,自己虽名为舰长,也不宜插手。

 

“大致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梵莲是救治素前辈所需的药物,藏有它的运输舰被戮世摩罗手下的星际海盗船意外所劫,在它返回主星之前我们要想办法把它偷回来,这就是换取援军的条件。”

指挥室中心的投影描绘出海盗船的运行轨迹,在群星的映衬下缓缓划出一道曲线。俏如来嗓音温和,姿态优雅,素续缘看着他的脸,暗暗心想,真是像足了个老师。

“按它目前的轨迹和速度,大约会在半个月内回到修罗国度,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最好争取在磁暴结束之前返回。考虑到目前盟军里只有我最熟悉魔世,再加上任务需要高隐蔽性,我建议只由你我二人进行。”

“那黑水城……”

“我已委托赤羽先生负责。”

医者点头:“好,我听从安排。”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