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人鱼之歌(一)

跨棚拉郎双公子,机器人pa所以不分攻受

填坑哪有开坑好玩呢【叉腰】

——————————————————————————————

 

i can i i everything else . . . . . . .

balls have zero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you i everything else . . . . . . . . .

balls have a ball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i i can i i i everything else . . . . . .

balls have a ball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to me

                                                  ——2017,Bob&Alice

 

 

凌晨三点,苦境医院安静地淹没在无边黑夜中,无线充电处整齐地立着几排人形智能机器人。若是凑近些,便会发现他们有的并没有关机,而是在身前投射出幽蓝的屏幕,无声地用文字交流。

这是一群陪护机器人,在科技高速发展,人口增长缓慢的J国广泛运用于临终关怀,医疗护理等领域,他们有着高度仿真的外形,光凭肉眼极难与常人区分,也有着各自不同的性别、外貌、性格特点,甚至穿衣风格和口头禅,以面对需求繁杂的用户。

在白天无事的时候,他们可以和普通人一样聚在一起闲谈,锻炼和学习语言技巧,以便更好地服务客户,一旦入了夜,他们不必像巡逻机器人一般24小时工作,如若不想连作息都向人类学习,便只能用这种方式进行叙话,以免产生不必要的噪音。

“今天1302的朋友给她带了一束白鸢尾,我悄悄问她讨了一支,你瞧,衬不衬你?”

发出这句话的是个黑发黑瞳的机器人,蓝毛衣搭了一件灰外套,五官清秀水灵,一双别出心裁的漩涡眉颇有些古典韵味,眼角微微上挑,又透出些活泼狡黠来,显然是成天和女孩子打交道的机型。他小心翼翼地从外套里取出那支花,生怕对方看不清,另一只手掌心的探照灯开到最低档,轻轻托住了雪白娇嫩的花朵,一抹淡蓝光线柔和洒落在蜷曲的花瓣上。

被问的机器人面容也很年轻,却一头白发,眸色浅淡。衣服也大面积运用白色,间杂少量的黑灰,但他外形极为精致,素净的服装反而显得整个机器仙气飘飘。他的初始设置是陪护白化病少年,因为表现良好而改成了通用款,简言之便是男女老少通吃。

他认真地回复:“服务机器人守则第43条,机器人不得向客户索要应得报酬外的任何私人物品。点击链接查看守则全文

“这只是练习对话技巧的训练工具,用于开启话题。”黑发机器人据实回答。

“……”

“好了,开始我们的训练吧,轮到你了。”

白发机器人的内部程序给出了最优答案:致谢并顺着他的话题继续聊这朵花。但他最后输入的文字非常简洁:“它快死了。”

“你为什么不能像对待病人那样和气地对待我呢?”仿生人本身没有情绪,但他们可以表现得情感丰富以迷惑用户,比如现在某台机器的神情就很委屈。

“……”

 

“不要费劲了,俏如来对同僚和病人区别很清楚,你不如和我练习。”苗蜜被光源吸引了目光,瞄到眼对话框,顺便插了一句。

“好,”素续缘从善如流,并和洛子商调换了位置方便和她聊天。他把第一句话情义款款地重复了一遍,顺利开启了交谈,最后把花递到了苗蜜手中。

女体机器人的通用设定包含了喜爱植物,这位姑娘笑着低头嗅花,表面看上去,倒似一对感情融洽的情侣,虽然她什么也闻不到。

“我有一件想不明白的事。”一个话题结束,素续缘接着道。

“你的CPU是我们中最高级的之一,会想不明白来问我的,难道是遇到了难缠的男病人?”

“不是病人,但姑且可以算男性。按理我们这一批机器之间不会产生互相排斥吧?”

“的确如此,我们的关系定义无论何时都是友好的同事。”

“但俏如来对我就像是对待外来不明人员。”

“我也很少见到他言辞这么不留情面,你明天去做检查吧,也许是不小心染上小病毒被他察觉了。”

“我周二刚维护过。”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你的性格设定太轻浮,与他机型相斥。”

“让女士开心是我的职责所在。”

“那你练习对话为什么要找个男体?”

“为了应对突发情况。”

“喏,洛子商,剑无极在那和那,他们有男朋友模式,怼你一定怼得很愉快。”

“……”

鬼使神差地,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俏如来。

白发仿生人半阖着眼,孤零零地站在角落里安静充着电。

按人类的标准来判断,俏如来很漂亮。他知道这一点,但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在意这点。以至于今天在病房看到那束花,第一反应便是带回去和他摆在一起,颜色应该会很和谐。用甜言蜜语哄来一支花并不难,难的是在繁杂的工作里将它完好无损地保管到晚上,还需时不时洒些水保持新鲜。

明明只是个训练道具,不应该费这么大周折准备。他若有所思地想,兴许自己的系统该去升级了,得把一些弯弯绕绕的处事方式简化掉。

————————————————————————

*开头是2017年FB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两个聊天机器人自己创造的语言,在被发现后被中断了项目。

细想其实有点吓人,但在这里我想写成两个机器人的爱情,嘻嘻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