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星轨(三)

疑似俏缘俏

*设定spa还在失踪

————————

计划的第一步是潜入敌船,且不论二人极其扎眼的长相,单凭俏如来在魔世的显赫名声,大摇大摆地过关也是不可能的。出发之前他们在锦烟霞那里做了伪装,这个面相冷艳的御姐意外地热爱情感问题,她一边给俏如来脸上刷胶一边絮叨:“你这回有空就去看看魔伶……回来告诉我发展到哪一步了,该牵手的时候就不要怂,我还等着生完孩子参加你们的婚礼……”

俏如来眼神复杂但不动声色:“……知道了锦姨。”

她到素续缘面前时又道:“小素有女朋友没有啊?”

莲子公式化地温柔微笑:“谢前辈关心,我有未婚妻了。”虽然在离开苦境前她和别人跑了。

锦烟霞感动又满足地道:“你们俩真懂事。”返身又去调整一些稀奇古怪的仿真皮肤了。

易完容再看镜子,两个风流俊秀的青年人已经彻底化为魔世杀马特路人,甚至让人不愿看第二眼,俏如来的头发根根炸起,又被光学材质染成青葱的绿色,配上蜡黄的脸色仿佛土里长了一蓬野草;素续缘绑了一头油腻的脏辫,乱七八糟地缠作一团,和络腮胡辉映成趣。两人调试好变声装置,直接从一条私人通道来到单独的起降区。

舱内静静卧着一架小型战机,它的外形款式很陈旧,灰褐色的涂料隐隐泛着绿,和周围漂亮的金属设备格格不入,只有斑驳的弹痕显示出它身经百战。

素续缘对传说中的诛魔之利有点印象,“这是墨狂?”

“嗯,它特制的武器对魔族杀伤力很强……”解说到一半,舱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个带着黑兜帽的年轻人,乍一看宛如俏如来的双生兄弟,但看清脸之后就让人打消了这个念头。黑帽子的面部轮廓更为冷硬,两人气质截然不同。

“玄狐,辛苦了。”俏如来向他点头致谢。后者沉默地盯着他看了几秒,面无表情地抬手点出一个屏幕,提取了他现在模样的全身3d模型。

俏如来:“……”

玄狐心满意足:“带回去给常欣看。”说完就从通道另一头离开了。

“咳……那位是改进墨狂的主程序员玄狐,常欣是他女朋友。”简单的介绍后他们走进战舰,素续缘打量墨狂内部,不由在心里暗赞一声。如此庞大完整的系统和精巧的结构,放在四境也十分出类拔萃了。

俏如来看出他的心思,笑了笑道,“它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小,核载两人。”

两人分别坐上正副驾驶位,墨狂上方的通道打开,飞船顺利进入了轨道,向魔世方向飞去。

魍魉栈道是一片废星带,在魔世属于三不管地区,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太空垃圾和违章飞行器,墨狂的隐形涂料足以对付他们的感应,更兼俏如来对这里熟悉得宛如自家后院,几乎毫不费力地找到了暗盟势力影响的范围,他们停在一个不起眼的荒芜小星球上,基站中等待着的是个装扮精致的西洋剑客,一个魔孤零零地在灯光昏暗的仓库里摆着pose。

“俏如来,this is what Ming wants to give you.”他一手撩着额前的金发,一手递来两张薄薄的劳工身份卡,人物形象一栏是虚无的透明。

“多谢。”俏如来接过卡片,录入了外貌信息,而后递给了素续缘一张。

“登船时间是3个小时后,你自己加油。”交代完事务,鬼飘伶的身影如烟一般消散在了空气中。

素续缘眨了眨眼,“想不到你的朋友很多嘛。”在来到九界星系之前,他对俏如来的印象仅停留于一个被自家人花样坑的苦情角色,眼前发生的事情着实有些出乎意料。

“出门在外总是难免,”俏如来倒是不以为意。“走吧,去救你的……父亲。”他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逐渐变低,到“亲”字已几不可闻,神色里浮现出一丝恍然。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