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百日曦受-Day70】突发的all曦十幸十虐

跟风来一发
有改动有架空
*主聂蓝 有温曦 瑶曦,慎

  一虐正邪殊途
  “温若寒作恶多端,今日伏诛于此,实乃大快人心。”
  “曦臣,你脸色好差,不如去休息一下?”
  
  二虐爱恨糊涂
  “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可我独独从未想过要害你!”
  青年稳稳持着剑,面色如常,“哦,所以呢。”

  三虐知己成陌路
  “重生之后的金光瑶已前尘尽忘,蓝大哥,你真的不同他去说句话吗?”
  “不必了,多谢魏公子。”

  四虐余生无人渡
  “要说几百年前的这位蓝宗主,那可是温泽如玉,高山景行,只是一生不曾婚娶,晚年也独居寒室,委实令人唏嘘。”

  五虐生离死别

  “怀桑……大哥的佩刀,我……可以带回去吗?”
  “这,这个,曦臣哥哥,你知道我们家的刀灵太凶险了,额,按祭刀堂的规矩……”
  “是了,我竟连这个也忘了,”青年回过神来苦笑一下,“对不住,为难你了,怀桑。”

  六虐恩义不复
  “曦臣,你想清楚,今日你护下这温狗,明日,就连蓝家也护不住你了。”
  “叔父,恕侄儿不孝。”

  七虐求而不得苦
  “世人皆知,我是世家第一公子,蓝氏宗主,三尊之一。”

  “可我想留住的人,一个也不在了。”

  八虐失又复回终踟蹰
  “我花了很久很久才想清楚,你是没有害我,可依然利用了我。”
  “二哥。”
  “你不要叫我二哥了,”蓝曦臣面上浮出一丝疲惫,“你一这么叫我,我就想起大哥。”
  “你到底要我怎样对你呢,阿瑶啊。”

  九虐死生不相见
  “聂明玦残魄太过凶煞,已无法渡化。若不彻底杀灭,就只能永远压在这封印之下了。”
  可怜无处问来生。

  十虐人人似君影,仍道不如初
  金光瑶在温氏潜伏期间,十分得温若寒器重,手把手教了他许多剑法与功夫。

  “二哥,你瞧我这一套剑法如何。”
  “自是不错。”

  一幸正逢韶华
  聂明玦第一次见到蓝涣的时候,后者还是一个小小的孩子,板板正正地穿着一身繁复的校服,跟在蓝宗主身后,仰起清秀的小脸,映着斑驳日色,冲他粲然一笑。
  
  二幸青梅竹马
  “明玦兄,你怎会在此?”
  “你第一次自己夜猎,我岂会不来?”

  三幸知己同白发
  同样是不娶无后,聂明玦这边还有一个弟弟,蓝忘机离家周游,蓝曦臣被催婚不断,无奈之下卷起铺盖逃到了聂家避难。
  蓝启仁万万没想到,这一去,除了逢年过节,这小子就不回来了!

  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
  蓝涣收拾屋子时发现尘封一物。
  “大哥,霸下多少年不曾饮血了?”
  “早就不记得了,如此盛世,有你足矣。”

  五幸共同笑骂
  “怀桑这小子,正经事不做,怎么这么多心眼!”
  “大哥说的是。”
  “咦,你居然这次不帮着他了?”
  
  六幸执手归家
  
        七幸相看无须答
  “你弟弟想说什么?”
  “忘机的意思是‘不管是谁离我的魏婴远一点’。”
  聂明玦从后面环抱住蓝涣,“都说你是读弟机,那你能看出我在想什么吗?”
  蓝曦臣回头看他,突然脸红起来。
  【今晚用什么姿势呢】

  八幸久别重逢仍牵挂

  九幸今生因缘佳

  十幸难时人离散,回首犹望他
  “那一晚我从岐山逃脱,他在山下接应,背着月光,凛冽俊美如同天神,他对我伸出手。那个时候我就想,要是一辈子都能这样握着他的手就好了。”
  
  空的我写不下去了´_>`发糖好难

评论(7)

热度(145)

  1. 如梦令。长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