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狐琴】还没想好题目(一)

刷鸟姐皮肤立的flag灵验了我来还愿了
专注邪教,会夹带茨酒,狗博,荒目,鬼使黑白,慎入

——————
  妖狐——众所周知,变态萝莉控平安京TOP1。随便哪个寮的可爱女孩子都知道:遇到脸狐来勾搭,不必多言,直接大招照脸糊。什么?为什么不躲?京都出名的二突子啊,无所畏惧。
  没有妹子还时不时会被揍的日子委实不好过。连单纯可爱的鲤鱼精近来都学坏了,见面二话不说甩他一脸水泡牢笼,饶是敏捷能跑如崽也没躲过,半天才能出来不说,打破牢笼的一刹那狐狸被淋了一头一脸的河水,这让爱惜皮毛的他十分痛心疾首。
  痛定思痛,狐狸决定去各位少女杀手那里问问建议。
  大天狗,问他这个问题简直自取其辱。
  想问茨木,得先和他打一架。
     酒吞正靠在茨木背上睡午觉,任何人靠近10尺内都会收到debuff:鬼手的凝视。
  一目连一早就和荒川出去老年旅行了。
  这个世界除了基佬还有什么。只有小生一人耿直地热爱软妹了。混蛋你们都不懂少女是世界的宝物啊。妖狐一边哭一边去隔壁鬼使家求安慰。
  “弟弟?小白?你看看这两身新衣服,好不好看呀,我特地拜托晴明买的情侣装,我们明天一起穿嘛~”
  鬼使白面不改色地纵容:“哦。”
  啊,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妖狐捧着自己千疮百孔的 心叹息。
  鬼使黑看见了他,于是放下衣服,亲亲热热地凑来搂着他肩道,“二突子今天不开心呀?有什么心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你才二突子你全家都是二突子!小生是sr单体王者!”
  鬼使黑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好了好了,这年头谁不是靠脸吃饭,有什么问题是不能换套皮肤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两套。最近晴明家缺钱让傀儡师出来打折接单,隔壁狗剩都又做了一套少女粉的新衣服,你不去瞧瞧?”
  鬼使白早些时候总被当花瓶,对这类词很敏感,于是他挽着招魂幡幽幽道:“你说靠什么吃饭?”
  妖狐没留意蹭的一下扑回去抱腿认错的鬼使黑,心中豁然开朗:怪不得少女们最近都对小生兴致缺缺,原来是小生太久没有更换形象让她们看腻了!
  于是乎隔天狐狸就换上风流倜傥雍容华贵的新衣服,剪了新刘海,摇着扇子上街了。
  走到一半,老天爷十分喜闻乐见地下了雨,妖狐出门前才把一身新皮打理得油光水滑,眼瞅着前面有座雅致的小院子,看起来颇像哪位小姐姐的住处,立刻拎着尾巴凑上前去叩门,用极其谄媚的口吻道:“小生偶然路过,被困此处,不知主人可否行个方便,容小生避雨片刻。”
  屋里半晌无人应答,妖狐正琢磨着要不要咏上几首和歌来渲染一下气氛,突然,雨声中传来微不可闻的几缕琴音,木门悄无声息地自己开了,露出满园素净整齐的草木。
  哦哦,这位小姐姐还会弹琴!妖狐心中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兴奋,手中的扇子连带身后的尾巴都摇得更欢快了,不待他表达感谢,走廊另一头就传来一个低而冷的声音:“如果吵闹的话,就马上把你赶出去。”
  真好听,就和他琴音一样,妖狐下意识想。然而是个男人。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好看,那人,不对,额上一只苍白的鬼角显示着他妖怪的身份,眼底两抹胭脂般的绯红,一身极浅的灰蓝色,苍白瘦削的身形好似已溶入层层的雨雾之中。所谓画中仙,想来也不过如此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头也不回地抱着琴消失在了回廊转角处。妖狐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就是晴明好些日子前招来的妖琴师吧?听说此妖极为喜静,在寮里住不习惯,堪堪待了半天就走了,对谁都不假以辞色,晴明匆忙给他找了处僻静的院子,竟也无人提及。那时候妖狐日日在外沉迷小姐姐,两妖连一个照面也不曾打过。
  看起来也不像传说的那么不近人情嘛……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凶,也只有一点点,妖狐很快就将这点抛之脑后,他对好看的人总是无限包容的。除了那几个总是嘲笑他二突的ssr和死基佬。这样想着,他弯着笑眼替妖琴师把门依旧掩好,屁颠屁颠地循着路跟了上去。
  妖琴师方才正煮着茶,妖狐远远嗅到淡淡茶香,混着一丝空气里的雨腥味,似乎莫名得更好闻了。他厚颜无耻地直接在妖琴师对面坐下,后者抬眼看了看他,目光有些嫌弃,但什么也没有说。
  妖狐“啪”地一开折扇,动作十分风雅地款款摇着,“小生妖狐,敢问先生名姓?”
  不出所料,那妖清冷冷答道:“妖琴师。”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