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剔骨【五】

缓慢地填个坑,这篇文的结尾一开始就构思好了,舍不得弃

【越是临近答辩越是创作欲旺盛我还有救吗算了等死吧

我永远喜欢荒川之主和一目连.jpg

前文戳头像,我腿肉超少的,很好翻【所以至今不知道怎么放链接,葛优瘫.jpg

————————————————————————

天气愈发凉了,纵使小纸人辛勤地打扫,每天也会悄无声息地新添许多落叶。寥寥的蝉噪鸟鸣也都不再有回应,然安倍家的庭院中却不会缺热闹的时候。

树下铺开摆着些茶点,围坐着阴阳师和几个年长又合群的式神,其中正包括一目连,不出门的时候他就显露出觉醒后的样子,尾梢青灰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背后。两角和浓重的眼线给他隽秀的容貌添了几丝妖邪之气,但整个妖却看起来更沉稳清正了。

小式神们绕着他们打闹。闲聊了几句,他突然想起什么道:

“失忆了也能收服荒川之主这样的大妖,不愧是晴明大人。”

晴明笑而不语,十分坦然地接受了前任风神的夸奖。一旁的神乐似乎想说什么,被八百比丘尼轻轻拉了拉袖子。

一目连接着叹道,“不过这位大人似乎有些孤僻,我回来至今只见过他一次。说起来毕竟是同僚,有机会的话,晴明大人也请他来小聚一番吧?”

晴明捧茶笑道:“荒川之主只是暂时停留,与我也不甚亲近,连若是有心,不妨帮我这个忙。”

一目连眨了下眼睛,毫不勉强地笑了:“既然晴明大人这么说了,那我就去上一遭吧。”这件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定下了,仿佛邀请的人不是暴戾的河神而是时常来串门的源博雅。

荒川喜水喜静,故而住处被安排在靠近水池的幽僻之处,一目连堪堪踏进这别院,恰一阵风呼啸穿过挂满枯叶的藤架,似千军万马,又似故人低语。

那么空,那么凉。万千惊心,难与人说。

 

猝不及防被表白砸到的河妖愣住了。

樱粉的长发衬着连气鼓鼓的脸,可爱得不行,刚才还狠心赶他的荒川一瞬间缴械投降。他努力想维持冷静自持的样子,眼神却飘忽,甚至有些小心翼翼地试图确认:“你说什么?”

愤怒让风神充满勇气,他伸手把荒川的脸掰过来直视自己,一字字道,“我,喜,欢,你。”

顿了顿又理直气壮地补充,“你不许赶我走。”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多么任性的话,连不免有些心虚,捧着对方脸颊的手微不可查地抖了一抖,几乎要缩回来,但掌心传来一丁点烫意鼓舞了他。荒川害羞了!意识到这点的连心中雀跃,生气的缘由都被抛之脑后。

荒川看着面前的风神绽开了一丝笑意,眼神愈发亮起来,灼灼耀眼,让他移不开目光。

他就着这个姿势握住连稍显瘦削的手,纤细但不柔弱,骨节分明,暗蓄坚毅。像从对方身上汲取力到量一般,片刻后他又恢复了一贯雍容冷淡的样子,坚决地道:

“这不是你继续依附我的理由。”

“依附?”连皱眉,下意思地缩了一下手。他不喜欢这个措辞,随着这点不悦感,上头的热度也渐渐褪了下来。

“等你可以凭自己能力治理好一方水土,我就考虑与你同修。”荒川接着慢条斯理道。

聪明的风神岂会领会不到他的用意,笑容又忍不住爬上了眉梢,他甚至有些耍赖地问道:“我为什么非得去治理别的地方呢?”

“那你是想和我竞逐荒川之主的位置吗?”

“算了吧,你的名字不好听。”

“……随你。”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吧!”凄厉的哭嚎混在礼乐声划破神庙前的宁静,惊起一众停栖的乌鸦。连从小憩中惊醒,架着神龙从神庙顶上跳了下来。

“你们在做什么?!”他喝问道。

领头的村长是个干瘦的老头,他弯下腰虔诚地道:“这是在为神明大人准备祭品。这是我们精心挑选的童男童女……”

连诧异地打断他道:“我记得说过不需要你们任何祭祀啊?”

村长嗫嚅:“那不就是……的意思吗?我们村子太偏僻了,从来没有神明来过,除了童男童女,实在没有其他的祭品,如果惹了神明不高兴……”

连沉默不语,他终于明白荒川的冷漠从何而来。没有经历教化的人们虽有着质朴的善意,也有着不加掩饰的恶毒。他们愿意为了一个偶然落脚的神明很快地修建起一座神庙,却毫不怜惜这些即将失去孩子的父母。

“这样吧,”他飞快地盘算出一个念头。“你们去把12岁以下的孩子全都召集起来。”

这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哗啦跪下了,拼命磕头流着泪祈求神明的宽恕。连双手抱胸,学着荒川威严的样子,慢吞吞说出了下半句,“每逢单日送到神庙来,我要教他们读书。”

但他和荒川不一样,他不会坐视这些人因为匮乏知识而自讨苦吃。

我要从源头上拯救他们,我不会放弃他们。年轻的风神壮志踌躇地心想。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