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星轨(四)

最近跨棚粮好多啊于是开心地码了字【虽然是拉低tag平均水平

吃互攻,但社会俏使我快乐

社会缘当了太久乖宝宝还有点转换不过来,因此在本文里会稍显弱势

————————————————————————————

沉沦海号暗中隶属于修罗帝国空之军势,奉命在魔世星区与中苗星区的边界劫掠过往船只,与军和谐方勾结使得它拥有着魔世海盗船中最先进的驱动和隐蔽技术,以至于多年来在附近星域横行无忌,没有被任何一方势力摧毁。

它停歇在魍魉栈道时宛如一只收拢翅膀的巨鹫,将它尖锐的喙爪敛在纸醉金迷的羽翼下,最顶层的幽冷灯光却像视线一样俯视着这一片废星带,如同凝视着喂养秃鹫的腐肉。这里充满了颓败、肮脏的气息,也给它提供了丰富的廉价劳力和性命。

两人排队上船时看见一串被镣铐连在一起的少男少女,他们大多纤细貌美,胴体上错落遍布着不可言状的伤痕,被驱赶着从另一个通道上了船。素续缘虽然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他被素还真保护得太久了,亲眼见到这种景象时仍不由蹙了蹙眉。俏如来不动声色地侧了侧身挡住他的视线,漫不经心地道:“那个金发的小妞长得可真不错。”

一语引来前后排队者的哄笑,嘲弄他一介小劳工也敢肖想海盗老爷们的宠物,但来这里应聘的大多是青壮年魔族,话锋一转,众人也开始品评起这些。素续缘亦被点醒,顺着局势调侃了两句,气氛逐渐热络了起来,俏如来更是娴熟地搭上了一个健谈的粉刷工,有一句没一句地套起话来。

公子开明卖了他一个很大的面子,给素续缘的工作是帮厨房送餐,而他自己是清洁工。前者在进厨房前被十分仔细地扫描了三五遍,确保每一根头发丝里都没有藏毒藏药的机会,时间久得让素续缘都怀疑是否伪装已被看穿。后者的检查相对少了许多,俏如来很快就被安排吊上钢丝在飞船外擦洗,整艘飞船有40多层,安全措施也非常不健全,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儿童实验室里被细线吊起来的乒乓球,被吹得风中凌乱。他咬了咬牙,几乎徒手在外壁上攀爬找到了一个块没人的地方,泼了半桶肥皂水,一边擦一边给墨狂发送位置。

素续缘在飞船里上上下下传了一天盘子,大致摸清楚了内部结构,尚且不觉得辛苦,直到晚上被领到飞船底层的大通铺,置身于充满汗味霉味乃至不明味道的船舱里,他是发自内心地怀念黑水城的木板床了。

俏如来也受不住这样的住宿条件,唯有相顾无言,心中泪两行。

勉强到后半夜才歇了两个小时,发动机又爆发出轰鸣,引得船舱里骂声起伏,也意味着飞船就此离岸,又开启新一轮的褫夺。

 

起飞后俏如来的工作环境改善了许多,至少不用吊在外面吹风。按计划素续缘会在安保换班时潜进仓库去偷取梵莲,他的破译技术师承苦境舒石公,即便是这样精尖的魔世飞船也不在话下,所以俏如来看起来甚是悠闲地扫着地——直到凄厉的警报声拉响,几乎与此同时,避过安全系统布在外壁的炸弹也一一炸起,浑身火花带闪电的墨狂直直撞进了船身最薄的地方,止戈流铺天盖地地运作而起,

“墨狂!”

这架神兵给魔世造成的心理阴影太深了,骚动中有魔惊恐地尖叫起来:“俏如来!俏如来又来了!”

 

骤然间一阵强火力逼得墨狂在乱成一团的楼层内退出了十余米,它也不恋战,返身投入了一望无垠的星空中,“追!”七重峦一声厉喝,一架架墨色的魔世战机从他背后追出,在夜空中划出许多条漂亮的曲线。

其中一架出发慢了一些,方才躲在角落的俏如来冲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进舱门,顺手锁上。

驾驶位的素续缘道:“戮世摩罗果然已经知道了,梵莲的位置有隐藏的保护机制,只能强行突破。”他刚刚经历了一番激战,伪装掉了大半,露出了有些凌乱的黑色长发。

“你受伤了吗?”素续缘摇摇头,俏如来松了一口气,继续监视着墨狂的定位。“幸好出发前玄狐已经完成了无人模式的功能,这本来是打算留着对付元邪皇号的,他们一定想不到墨狂已经可以自主开启止戈流,而我并不在其中了。”

 

“如帝尊所料,俏如来带人来偷梵莲了。”煞魔子抱着骷髅贴花的电脑,垂着眼皮,像机器人一样平板板道。

“我亲爱的副手,我怎么一点也听不出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戮世摩罗懒洋洋地摊在办公椅上,阅览着前线发来的情报。

“帝尊英明神武,神机妙算,属下已经习惯了。”煞魔子从容道。

“听你夸我一句实在是让本尊感动得很……”

“俏如来带着梵莲跑了,七重峦已经派大部分人去追了。”

“……蠢材!”戮世摩罗突然灵光一闪,直起身大喝一声,十指在屏幕上飞速跳跃,“沉沦海号!全体返航!抗命者杀!至于墨狂,让殁神翼马上去追!”

 

屏幕上突然出现红色指令,素续缘皱了皱眉,“是强制返航命令,如果破解会让飞船失去动力,且会引来敌人。”

“最多能拖延多久?”

“十分钟。”

“够了,”俏如来点出航线图:“按最快速度前进,七分钟后会遇到一个小星球,是魔世入侵后荒废的百武会补给点之一,我们用逃生舱下去,然后等墨狂回来接应。”

 

——————————————————————

刚开这个坑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最初的构想和主题(虽然还没提到)都很压抑沉闷,连带着行文也干瘪枯燥起来,几乎也没有感情线,文笔太差自己都觉得很无聊,但还是缓慢地写了下来,想写一写我心目中的两个人,这两个撑着我渡过难关的可爱的年轻人。

所以感谢每一位愿意阅读的人。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