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星轨(五)

跨棚拉郎慎

难得没加班我又来污染tag了,这章轻松一点

——————————————————————

逃生舱斜斜坠入丛山中一个平静的湖泊,惊起巨大的水花又翻滚着浮了上来。两人解开桎梏,挣扎着划到了岸边。素续缘躺在岸边喘了几口气,才从防水袋里抖出机器看了一眼,“好消息,飞船偏转到另一个方向去了,他们应该查不到这。”

“真巧,我有一个坏消息。”俏如来不慌不忙地接道。

“……什么?”

“收不到墨狂的信号了。”

“……”

好在他很识趣地继续道,“我们可以在这里的据点找找有没有能用的东西。”

素续缘吸了一口气,心中念着不能给苦境丢人,遂面无表情地盘腿坐起,组装起一个最简单的勘测机器人,便指挥它出去开路。

两人带上仅剩的装备,跟着机器人上了路。不远处的岸上爬满了扭曲的乔木,医者随手拈了片花瓣,隔着手套将它揉碎了看,“这里以前是人工种植的梅花林,不过水源污染让它变异了。”
    俏如来颔首,“不错,当年魔世为了抢占先机,投用了大量违禁武器。眼下我们也别无选择,只能尽早找到补给点。前面的山顶似乎有天线,我们加快脚步吧。”
    素续缘一边跨过变异生物的白骨一边道:“但愿你说的那个据点里还有食物。”
    俏如来淡然道:“我曾经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困境,但每次都活下来了。因为……”

素续缘忍不住接道:“因为过硬的生存本领?”

“我的天运一直很好。”

“……”

不能给爹亲丢人,为了四境和九界的友好,不能打人。


    小机器人咯吱咯吱地在山路中行进,最后停在一个被炸毁的山洞前,欢快地转了一个圈。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地拔出了铲子。
    若是论出身,放眼四境九界再没比现下正灰头土脸掘着坑的二位少爷更显赫的了,但世事总是那么无常。

“门露出来了,”俏如来拔出激光刀,“你退后一些,可能会发生二次坍塌。”

激光烧掉劣质合金门的气味并不好闻,素续缘感到有一丝眩晕。在沉沦海号上工作很耗体力,且伙食一般,他这一整天只有早上喝了些粥,连续的作战更令人疲惫万分,靠着对食物的渴求才坚持到了据点里。俏如来先找到发电机恢复了供电,二人分头翻找各处资源。
    “DL-44爆能枪四支,生活用品若干,洁净的淡水充足,食物还剩下一箱罐头和一些看起来没变质的调料,没有可用的飞行器,但通讯设备修一修应该问题不大,”素续缘舒了一口气,“看起来还不太糟。”他顺手摸了一个罐头,看了看标签。“唔……是鱼?”
    解开锡箔纸的一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刺鼻腥臭弥漫开来,素公子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这玩意怎么还没有停产啊啊啊啊啊!”

还是久经沙场的俏如来比较镇定,他迅速猜到了那是什么,不过出于不信邪的精神,洗了一双筷子进去捞了捞,恶臭的汤汁里只有零散的骨架。

“这大概已经变质了。”

素续缘痛苦地摇头:“不,它本来就是那样的。”很久以前洛子商作死在宿舍里煮过一次,蔓延到整个走廊的气味引来了楼长白衣,差点把他连人带锅掀到窗外去。

俏如来沉默了。这份打击在他目前为止的生命里简直不亚于默苍离的出现。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将手伸向了刚刚找出来的辣椒面。

被辣死也比饿死或者恶心致死要好得多吧。

在医者混杂着惊恐和敬意的眼神中他吞下了第一口鲱鱼罐头。

那一刻他想起了很多,比如导师,比如要向小弟道个歉,告诉他大哥再也不会因为不想吃他做的火锅而不回家过年,再告诉小空,史家人的亲情……

做人,真是太难太难了。

 

在直接饿死和被辐射致死中他们选择了后者,到附近的山头打了些看起来还正常的禽鸟,在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俏如来生了火,素续缘熟练地处理了野味,串在树枝上翻烤着,仅是撒上普通的粗盐就让它散发出无比诱人的香味。

俏如来发自内心地赞叹道,“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们会做饭的人了。”

“不至于吧,你看起来贤惠得不得了。”素续缘调笑道。

“我们一家都是厨房杀手,不然也不会年年吃银燕的火锅……”他似乎想起了那味道,一脸欲言又止,最后只怅然地叹了一口气。

素续缘似乎被逗得很开心,咯咯笑个不停。好不容易缓下来,抬手慢慢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悠悠道:“你们这种人……大概都是天生不会做饭。”

此时已临近这颗星球的傍晚,天色正在迅速地暗了下来,他侧了侧头,教人看不清表情。

俏如来缓声道,“你放心,离磁暴重启还有两天,墨狂会追踪到我们的。梵莲已经到手,素前辈会无恙的。”

他神色柔和地望着遥远的天际,那里和他们的母星很像,日落时有厚重的火烧云,海岸线仿佛浸透了血液,热烈又凄婉。“每年磁暴恢复的时候,黑水星上空会遍布极为瑰丽的极光,是这个隐蔽简陋的小星球唯一能见到美景的时刻,但也足够磅礴动人。或许你能看一眼再回去。”

转过头,发现素续缘正一动不动地瞧着他,不禁犹疑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医者极为自然地晃晃手里的树枝,“没有,只是觉得你好看。喏,烤好了。”

年轻的钜子道了谢,动作斯文却又迅速地解决了这烧烤,末了把骨头和生过火的痕迹都挖坑埋掉。两人也不急于回基地,就在平地上安然地吹着夜风看景色。

“续缘,”良久,俏如来试探着叫道。

“嗯。”

他胆子大了一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很久了。”

“说吧?”医者不以为意。

“我听说过一些你以前的事,”白发青年小心翼翼道,“……你是怎么和素前辈和好的?”

素续缘怔了怔,脸上并无异色,只是斟酌着语句道:“……如果你是想给史仗义的情况做些参考,那我们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

 ——————————————————————————

 

傻哥哥不死心地想向医生咨询如何修复破碎的家庭关系。

感情是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当然是一见钟情看脸啦【正色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