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星轨(六)

俏缘跨棚拉郎,ooc都是我的

不像感情线的感情交流,写这文的初衷之一,两个父控的互相剖白,嘻嘻

——————————————————

“有时候我会羡慕史仗义,”素续缘整理着思绪,慢吞吞地道,“至少他有坚定的信念和……自由,在自己选择的路上走下去,虽然那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不过总比我之前的无能为力要好很多,我——曾经差一点点就也变成那样了。我父亲是个大忙人,相信你可以理解。七岁那年,母亲病重垂危直至过世,他总共也就播了一次视频电话,都没有亲自看过她。我见到他的次数也非常少,除了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像万千不相干的其他人一样,远远地在人堆里仰望着。”

“十二岁时因为完成了一个s级任务,我得到了苦境最高级别的原力勋章。按惯例应该由他亲自颁发,天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期待,提前一周开始兴奋地睡不着觉,那是我能想象到世界上最好的奖励,也是……和他最亲近的距离。”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胳膊,似乎是夜风带来了一丝寒意,“但他那天没有来,逃避的借口也蹩脚得要命,让人都不想提。我满怀希冀站在台上,结果走出来的是一页书上将,虽然这也是一位非常值得敬重、对我照顾良多的前辈。当时对着各种摄像机,我只能僵硬地走完流程,干巴巴地致辞,心想回家关了门一定要大哭一场,结果后来实在太累了,一回家就睡了过去。”

“睡醒后我也懒得哭了,只不过对学习和训练失去了热情,又因为母亲过世,开始逃课、抽烟、霸凌同学,做一切纨绔子弟会做的事。然而导师们都心照不宣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也就没有人向他告状,我拼命闹腾,终于搏得了一点儿注意,他二话没说就把我打包扔到天外南海进修去了。”

“于是鬼迷心窍的我啊,听了表象意魔的挑唆,决心干一票大的好让他知道自己的错误,利用身份之便和他里应外合私放了重刑犯鬼王棺。原本他们邀请我一起去魔剑道,但我拒绝了。我想看看他后悔的表情,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哪怕下一秒就被判死刑——都觉得痛快,我这辈子所有的痛苦与折磨都来自于他,可这些并没有换来一丝一毫的垂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哎,听起来特别尴尬特别幼稚是不是。”

俏如来安静听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素续缘也不在意没有回应,继续平淡地叙述下去。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审判我,而是用尽了一切手段,声称我被催眠控制等等,总之执意要救我——那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非议,我终于发觉自己是被爱着的了,自己也依然出于血缘本能地爱他,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且恶劣的事情……我顺从地改了口供,托未成年的福,只革除军吧唧籍坐了几年牢。在牢里我学了医,出来做了一个普通医生,姑且赎赎罪积积德。直到这次磷菌爆发,叶口月人入侵,我爸成了植物人,在佛剑前辈担保下,我才有机会再次执行任务。”

他看向不远处的墨狂,眼里映着细碎的燃烧着的星光,温婉中藏着一股冷峭孤拔之气,“我以前也有一架很好的飞船,叫潜龙神戟,外表涂了大面积的橙色,扎眼得要命,在战场上就是个活靶子。”他低低地笑了笑,“但我也靠它得了天下第一的诨号。出狱后就没再见过了,兴许成了废铁,兴许刷了漆给别人用了。”

“我曾经立志要做父亲的荀彧,哈,然后亲手把这条路给作断了。”

俏如来:“做他的华佗不好吗?我觉得你现在也很好。”他天生秀气,一双上挑眼本带了一丝媚气,但无辜地看人时又乖巧水灵得很,素续缘被这么一注视,再被软语一哄,脑子里就成了一团浆糊,结结巴巴道:“像,像你这样顺利接班的就别安慰我了,太心酸了。”

俏如来:“你很想接你父亲的班吗?”

气氛重新陷入了一种微妙的状态,这回不敢说话的是素续缘了,他突然想起关于眼前之人一些耸人听闻的传言,比如默苍离失踪后盛传的弑师铸心之说。

好在俏如来体贴地打破了这尴尬,自然而然地接过话头道:“小空被绑架时我就在父亲身边,听他下达了中断营救的指令,因为银燕和二叔的反应都很激烈,没有人注意到我,事实上我刚刚入职不久,也没有做好这么快就要牺牲家人的准备,理智告诉我父亲是对的,但也告诉我——这一次是小空,下一次也许就是我,换我站在小空的位置,父亲可能也不会多眨一下眼睛,这种感觉确实不好受,更何况是真正被放弃的仗义。是啊,父亲心怀天下,情系苍生,只是他的苍生,有我吗?”

“后来老师教导我,要学会一视同仁的舍得,也要一视同仁的不舍。所以我们明知彼此之间有着真实深切的感情,又明白在大局面前谁都是可以牺牲利用。连最亲的人都不能全然信任,这样的感情究竟有什么意义?这种事让凡人做都是折磨自己。后来老师也因为重度抑郁症自杀了,而我也越来越像他。

“尽管表面上告诉所有质疑者,俏如来只是俏如来,不会成为史艳文也不会成为默苍离。都是骗人的,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个位置上,为了师长的期许,为了继承父亲的责任,都不是我的选择我的愿望。我发自内心地热爱钜子这个职业吗?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但也没办法甩手不干,直到有继任者。”

他有些失神地喃喃道,“不对,我确实和他们不一样……你说得对,我们的父亲很像,但至少关键时候素前辈没有放弃你,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会放弃你,而我父亲这么不顾后果也要挽救的……不是小空,也不是我和银燕,只有叔父,对老师而言,这个人是冥医杏花君。而我……还没有这个人,一个算计之外,可以安放情感和灵魂,心安理得地握在手里,无论如何也不会牺牲的人。TA不能太重要,存亡会影响大局,也不能太弱小,以至于成为我的软肋……”

素续缘听出点不对来:“所以……你需要一个女朋友?”

俏如来收敛神色,淡然道:“男朋友也可以。”

素续缘:“……”

 

 

——————————————————————

空:不是说好了咨询我的情况吗?怎么又成套路的助攻了?呵,史家人的亲情。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