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星轨(八)

完结,he,结尾碎碎念可以忽略。

——————————————————————

“啊,呃,小侠,轻,轻一点……”指挥室里传出苦境现任最高领袖百转千回的声音,惹得门外的员工纷纷侧目。

“闭嘴!现在知道疼了?逞英雄的时候不是很潇洒吗?”悟剑声一边呵斥一边恶狠狠地给绷带打了个结。

“虽然圣行者已经走了,但你的责任还在,容不得胡闹!”

素续缘收起哀嚎,也没管眼角还带了一点演出来的泪光,笑眯眯地道:“我们小侠真是越来越有样子了。”

挑染的青年被他看得发毛,硬着头皮道:“少来,又想骗我顶替你,做梦!”

领导者含笑垂下眼,先进的技术延缓了人类的衰老,时光并没有给他的容颜带来什么改变。纤细的手指慢悠悠地捏起瓶瓶罐罐扔回药箱里,再听见悟剑声崩溃地喊着你有没有一点职业素养,然后把扔得横七竖八的的药瓶整理好。

他张开自己的手正反看了看,曾经这双手修长莹润,总是优雅地握着笔或者手术刀,拍个特写能惹得科室里小姑娘吃吃地笑,现在却错落分布着伤痕老茧,透着和脸不符的沧桑。他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医过人了,却在用另一种方式拯救他们。

果然还是不能像父亲一样游刃有余啊。素还真过世后,在嗜血星人的残暴征伐下,素续缘领着苦境残存的势力穿梭在各个星区打游击战,不断收容和保护难民,已经第三十个年头了。

他多少可以体会到俏如来接手钜子的感受了,不过紧迫的时局不容许他们有任何机会交流一句心得。他只能做一个潜行的影子,等一个飘渺预言里的圣行者。

圣行者只带走了半本嗜血年纪,这件事只有现场几个高层知道,一旦泄露可能会引起恐慌。他个人倒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再怎么样也是隔壁宇宙的事了,眼前的局面只能靠自己改变,素还真的坟头上都开满嗜血者的畜牧场了,复活?不存在的。

千千万万个平行世界里总会有一个让圣行者带走全部的嗜血年纪,改变全苦境的命运,自己只需要履行眼下的职责,其余不做多想。

说老实话他自认不是一个悲天悯人,以天下为己任的人,但如果想象着父亲或者那个人会怎么做,似乎手边的也不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

他带上眼罩耳机,趁受伤在虚拟现实里偷闲片刻,设定的场景在沙滩上。他原本不很喜欢海,嫌弃它气味咸腥阳光毒辣,而今这个场景却常常让他想起在百武会基地外和俏如来一起看夕阳的日子。

那一小段时光实在太醉人了,像小孩子迎着春日的晨光,在池塘边挖出的一罐糖。不追求工作效率和生活质量,自然而然地随时黏在一起,整个星球上只有两个人,平时不敢说的话张口就来,正经事反而像是调味。时隔多年回想起来,仿佛他们早已预知未来,才有那豁命的狂欢,又像十七年蝉自知天命将近,用尽所有力气赴一场情感的宴。

年轻时总抱有许多幻想,以为离别之后一定还有机会再见。后来的三十年里他也很少仔细去回味这段时间,它的每一个细节看起来都亮丽甜蜜,衬得其余时间的人生都晦暗苦涩,甚至不堪回首。俏如来仿佛是他的罂粟,那记忆里曲翘的眼睫,多情的眼眸,还有粉嫩柔软的唇,时间冲不淡他的颜色半分,只会越发鲜活动人,多沾一点,就害怕上瘾。不得细思,不敢动念,凡尘多劫,庸人自扰。

太巧了,素还真和风采铃在不夜天的七天,他和俏如来相识相知,也不过一次磁暴停歇的七天。倘若还有机会,他大概会忍不住问父亲,你思念母亲吗?实在想得不得了的时候会怎样做?

不能再想了,不要再徒然地折磨自己了。

 

耳机中的音乐倏然被打断,人工智能的声音插播道:“指挥部外有使者求见。”同时在他眼前打出了此人的全息影像。

素续缘浑身的血似乎一刹那都冻住了,他慌慌张张地从床边跳了起来,却忘了腿上的伤,下一秒就跌了回去,疼得眼冒金星。他又扶着桌子重站起来,单腿跳到了轮椅边。

“是否准许入内?”

“等一等!我亲自去见他!”

 

俏如来在门口等了很久,久到以为自己要吃闭门羹。他眉目虽隽秀如昔,但隐隐多了些不怒自威的气度,看起来宝相端庄,头发被剪到齐肩,装束也比以往干练了许多,身上挂着一串硕大的佛珠,每一颗都是伪装过的精密武器,来路上还有不少人冲他喊圣行者。

终于他看见自己日夜思念的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从门里出来——长发未束,鬓边已染上白霜,脸庞稍瘦了些,然眸光仍湛如秋水。

他上前扶住他,后者语无伦次地问:“你怎么来了?遇到嗜血者了吗?……”

“九界平定,所以墨家钜子业务扩张了,”俏如来握住他的手,绽开一个温柔冲和的笑,

“我们一起,把嗜血者赶回去。”

 

End.

 ————————————————————————

 关于双公子角色的个人解读

入霹雳是阇城血印,在一众老偶里一眼看见了背景板里水灵灵的续缘,遂恶补前情,情根深种。他给我的感觉其实不是很温柔。

天下第一皮得要死,杀人眼睛也不眨一下,说是为了搏父亲关注。学医是为了给爹亲积福,兵燹里他说要做父亲的荀彧,结果为了某人心安就乖乖退隐。他爱众生吗?不一定,但他一定很爱素还真。所以这娃做不了主角,因为主角心里天下都是高于个人的,你不让我救人我也要救x

按理来说他们从小不亲还刀兵相见过,这狂热的父控从何而来呢。也许他并没有表面那么淡泊,内心和风采铃一样蕴藏了非常坚韧和热烈的感情,并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也老大一个人了,梦想是什么,女朋友是什么,人生轨迹是什么,都没有爹亲的愿望重要,就像完全为了素还真活着一样。这种感情实在是非常微妙……且美味的。天下第一时他年轻、叛逆,这团火轻易就被利用起来伤害自己和所爱之人。换血让他不再嗜杀但不一定改变了个性,假定现在只是隐藏得非常好,旁人都觉得哇这孩子好乖好听话,切开一看有偏执狂属性,嘿嘿,嘿嘿嘿。

 

然后是俏,入金光是因为二版俏一见钟情【没错我就是个颜狗】,然后感觉就是哇,这娃好苦哇,被爹甩锅,被师父甩锅,一边哭唧唧地说我也不想啊一边慢慢地成长起来,竟然也很好吃。

第一次让我觉得这俩娃会有共鸣是地门,他在同心石里说,你要醒过来,你是史艳文的儿子。顿时心里一惊。史家亲情单薄肉眼可见,当初spa在黑白真刀实枪拍俏一掌重伤,说相信吾儿有经天纬地之才时我心里就卧槽卧槽的,经历了魔世可能感情加深了,但也没想到会这么直白地点出来,spa确实对他非常重要,虽然可能榜样形象大于亲人形象,这也是和素家截然相反的地方。

早期感觉他的性格真是太不明显了,太沉静温和,察觉不出亮点。但他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还在持续成长,随着剧集发展越来越老练成熟,这些都会变成优点,沉静会变成城府,温和可以暗藏刀锋,一些长期被忠孝礼义教育压抑的天性可以慢慢显露出来,越是平静的外表下越可以包含山呼海啸的力量,倘若有一个人——有足够的热度去点燃他积淀的逆反心,那又会是什么样呢?

他和续缘都被动接受了长辈安排的命运,且都不太满意,他们像走在岔路口两边的同一个人,彼此是期望中的自己,假如能相遇,大概会感叹一句:呀,原来我想过的日子也有这么多烦恼。

 

关于本文

围绕第六章的往事,最初这是个双重替身的故事。未来的俏会是最接近素老奸的人,而缘又像俏曾期许的小空,历经千帆仍能回头,最后老素和小空都不会回头,只有他们一起互舔伤口。在最初差点啪啪啪的版本里有非常狗血恶俗的,俏在前戏时叫了小空的名字然后惊觉卧槽我居然对弟弟有幻想等等一系列误会【为什么这么清新的cp都能被我玩坏】不过现在的我只想码年轻人谈恋爱,社会俏和三十年后的散发缘有辣————么配【叉腰】


可能是最近的tag让我有了cp热度稍微上升的错觉,而且我也明白自己的cp观十分清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愿不愿意看就说了一大堆废话,就当我憋久了吧【笑

给每一位路过的读者鞠躬~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