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无戏言(ABO)一

没错我又来了,跨棚拉郎cp你猜
本篇完全是为了自己开心,非常智障非常ooc,spa粉尤其慎入

——————————————————
“精忠,你真的想好了?”史艳文深深地凝视坐在面前的大儿子,湛蓝眼眸中流淌出身为人父真挚慈祥的关切。
俏如来微垂着头,窗外柔和的日光落在他白皙的脸颊和纤长的睫毛上,勾勒出优美的轮廓,精致得宛如一尊雕像。雕像的眼神颤了颤,哀婉得仿佛下一秒就有泪水要溢出来,令人观之心碎。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我想好了,他心里没我,我不勉强。”
史艳文老泪纵横:“我们史家世代忠良终于有救了!”
史精忠出离愤怒道:“我是领养的吧?我失恋您怎么这么开心呢?”
这厢史君子已经喜不自胜地给藏镜人打了电话:“小弟啊,精忠他终于愿意取消婚约了!”
藏镜人:“哦,也是件好事。”
无他,因为俏如来的订婚对象实在是一言难尽。
用藏镜人的话来说,在很久以前,素还真还是个人的时候,两家人还是感情稳固的世交,这种关系在刘萱姑和风采铃先后在同年怀孕时达到了巅峰,孕期深厚的革命情谊让两位夫人达成了共识,如果两个孩子分化后性别匹配,那就结亲。
因此为了培养感情和适配性,史精忠和素续缘从幼儿园直至高中都在一个学校,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年后不负众望地分化成了A和O,这实在是……
晴天霹雳。
此时风采铃已经过世,为了闺蜜的遗愿刘萱姑仍坚持为两人订婚,然素公子早已诨名在外,俨然k市纨绔子弟中头一等人物,人称天下第一,不光是赞他面容姣好风流俊俏,还有继承其父的一肚子坏水,层出不穷的鬼点子,在违法犯罪的边缘反复横跳,作死搞事怼爹的本事也是天下第一。素还真怜他幼年失恃,总狠不下心管教,导致其变本加厉。后来俏如来的二弟史仗义深受感染,离家出走还成立了反骨孩子联盟,史艳文早已风声鹤唳,唯恐温顺乖巧的俏如来分化成了O,嫁去素家受委屈。但是现实更为刺激,俏如来分化成了A,这个魔头竟然要进自家的门了。
史君子仰天长啸:“是天要灭忠良啊!!”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两人上了不同的大学后。素续缘看上了Y省的著名佛教文化研究专家,佛剑分说。
这天他兴冲冲地给俏如来发了一堆选修课照片,背景板ppt里写满了佛学内容,青年心里微微一喜,心道莫非这娃有心皈依,收敛一下性子也是极好,不待他欣慰地回复,对面就噼里啪啦一堆感叹号来了:快看这是我男神佛剑老师!!好不容易抢到的前排!!!!我词穷了男神世界第一好看!!!刚刚举手提了一个问题被夸了我现在恨不得去操场跑50圈手都在抖一会打算去要个合影……
俏如来:哦,你去吧。
作为一个专家兼修行者,佛剑分说的人气高得简直像一个偶像,素续缘此时的表现也只像是普通的追星,所以他没有放在心上。
但,我们的素公子是什么人。单纯的追星已经无法满足他,要睡到才够。
风平浪静的一个月后,剑无极突然扯着一张娱乐报纸狂风一样冲进了俏如来的宿舍:“夭寿啦!有人拍到嫂子和佛剑在小区门口!还一起进去了!”
俏如来手一抖,把报告的名字打错了。
他飞快地拨了素续缘的电话,幸好对面接了,只是声音十分迷糊,仿佛刚刚睡醒:“精忠啊?什么事。”
剑无极站在一边激动地竖起耳朵。
“你现在在哪呢?”他努力维持声音平稳。
“我家呢,”刚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心又提了起来,“昨夜在佛剑老师家……”
俏如来身体一晃。
“听了一晚上楞伽经。”
他沉默了一会,才叹了一口气,“你们的照片上报纸了。”
“你放心,我知道分寸,佛剑这种类型急不得,我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了。”素续缘懒洋洋地翻了一个身,“我接着补觉了,挂了。”
剑无极充满同情地望向俏如来。
当初订婚的时候两个孩子都没有反对,一来是多年好友,二来不忍违背父母之愿,三来说好了只是挂个名号,双方互不干涉,待找到合意对象就解除。
后来素续缘几次暗示想无所顾忌地追求佛剑,俏如来只假作不懂,连带着史艳文都明里暗里劝他借机退亲,也不曾松口。转眼几年过去了,素续缘对佛剑的热情丝毫未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后者心如磐石,再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眼下,俏如来终于愿意放手了,对史家来说,可喜可贺。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