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倦长更(一)

丧心病狂的后宫pa跨棚双公子性转无差,微雁俏

其实这一开始只是最近看宫斗剧产的智障脑洞鹅已,但阿染太热情了塞了一堆素材非要我写出来。

所以我要是上了蕾蕾大家务必记得有她一份。

背景尽量参考阿染似乎喜欢的唐朝(?)但其实名字都是我顺手打的。

找资料太费脑子了写到哪算哪.jpg

 疯狂预警,严正警告,不喜误入,慎中之慎。

 

“娘娘,夜风紧了,且回去歇着吧。”

被唤的女子拢了拢肩上的红色大氅,恹恹地摇了摇头,“再等一会。”她容颜秀丽,乌发如云,脸上却毫无年轻人的生机,泛着病态的苍白。虽然身上衣物款式陈旧,但眼神阴冷孤拔,不像个寂守宫门的妃嫔,反更像倾权天下后又厌倦了世俗的君王。

待又打了一回更,宫灯点染的道路尽头终于出现了一个袅娜的身影。红衣女子的眼神终于亮了亮,如陶俑变作了人,转瞬鲜活起来。那身影提着盏灯行过来,细看是一极标致的女郎,裹着件石青色的袄子,眉目如黛肤白如玉,仿佛是画里走出来的观音一般。

她柔声道:“太后今日命我抄经,不抄完不许走,因而来得迟了。病还未大好,你怎么也不去屋里等?”

红衣女子满不在乎地握住她的手,“手抄得疼吗?成天就那老婆子事多——咳,咳咳……”女郎本待反驳两句,见人旧疾又犯,忙不迭把袖里的东西塞给宫女,揽住她的肩往宫门里带,“好了,别说了,赶紧回去。我今天又去太医署取了新药,记得吃。”

“你又洗了冷水澡吧,咳咳咳咳……”她还想说什么,却被咳声止住。

小宫女乖觉地接下灯盏和药包,跟在两人后面进了宫门,回身合门时一抬眼,突然面露惊恐之色,扑通一声匍匐在地,“陛下!恭迎陛下!”

走在前面的两人也惊得转身,带药来的女子也跪了下来,唯有一人冷冷地立在原地,毫无惧色地直视来人。

一道来的宦官忍不住道,“莲惠妃娘娘,见到陛下,您怎么不行礼呢?”

皇帝淡淡一挥手,显然已经习惯了她的态度,“花明月暗笼轻雾,爱妃真是好雅兴。只是这幽会对象,朕瞧着十分眼熟啊。”

跪在地上的女子不卑不亢道,“奴婢如瑾,叩见陛下。”

皇帝微一咋舌,“我说你们幽会,你就这么坦白地认了?”不等回话,惠妃便截住话题,“陛下深夜来此不知所为何事?”

“朕就不能来看看自己的妃子吗?”

“既然看过了,陛下就回去吧,臣妾要休息了。”

宦官在旁道,“陛下,这婢子是太后面前的宫女,本家名姓很特别,叫史精忠,所以奴才记得很清楚,太后嫌难听,便赐名如瑾。前日有人举报她装病去太医署领药,原是送到了瑶华宫。”

“哦,难怪朕眼熟,在母后那里见过几次。我听到宫女们有人叫你……俏如来?胆子可真不小。宫里对食本没什么打紧,只不过惠妃身为四妃之一,此事传扬出去,别人会以为朕苛待后妃,有损皇家脸面。”

惠妃冷笑一声,“这时候我又是四妃之一了?你想要如何?”

“你你我我,成何体统。惠妃该不会忘了自己是如何落到这个地步的吧,朕的——前皇后,续缘。”

素续缘思及俏如来,强耐着性子改口,“臣妾失言,陛下想要如何处置?”

皇帝负手踱了两步,走到俏如来面前,仔细打量了她片刻,见此女领如蝤蛴,微微垂首的模样如优昙夜绽,端丽无匹,遂开口道,“这样吧,看在太后和惠妃与我昔日的情分上,给你两个选择,一者,说你年纪到了,逐出宫去,今生今世都不再踏入京城半步,二者,做朕的才人,朕允你就住在瑶华宫。”

“上官鸿信!!”素续缘厉声道。

“放肆!直呼朕的名讳,回去抄女则三十遍。”

“你想都别想!”

“惠妃病了,还不带娘娘回去歇息?”几个身体强健的太监应声而上,将人强行拽着往宫内走去。

“史精忠!你给我滚出去!”

沉默半晌的俏如来抬头:“谢陛下抬爱,只是奴婢久在太后面前侍奉,此事需禀报太后,再行决断。”清冷月色下,一双流金眼瞳波澜不惊地望向当今天子,既无犹豫,亦无悲喜。

上官鸿信蓦然觉得,这人某一时竟像极了默苍离,好似他母后亲自站在他面前一般。

 

 

*太后擦擦,续缘位分惠妃,封号为莲。觉得不好听就帮我取一个【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