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

千万不要相信我,我可是个变态。

剔骨【一】

不知道为啥会被屏蔽

无考据,私设有,狗血梗出没,ooc算我的


———————


  时值素秋,风中带着一丝令人瑟缩的寒凉与潮气。此刻京郊的鲤鱼精等小妖感觉尤胜——附近的村民旅客早已跑得干净,只有他们仗着些微末修为,暂时还不忍离开赖之生存的鸭川河。这条平素如母亲般温和的大河正怒浪汹涌,即便有河童勉力镇压,也阻不了铺天盖地的黑水层叠掀起,似要吞噬洪荒一般发着狂。
  水流之中夹杂着一股陌生又十分强大的妖力,平安京有四处封印和诸位阴阳师,绝不会孕育出这样的大妖,应是远道而来的厉害角色。
  他耗尽最后一点气力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只能拜托阴阳师大人了啊……
  
  承载着一众期望的年轻阴阳师发动法术,匆匆赶往催动河水的妖力源头。远远瞧见一道深蓝色的修长背影立在河弯处,身处洪水之中不紧不慢地摇着折扇。泛滥的河水不敢近其身分毫,纷纷绕过他再向下游扑去。安倍晴明刚要松下去的半口气又被微妙地提起,那大妖面对的方向,正是四神之一青龙的结界处。
  京都的结界遇强则强,以他的修为定然难以靠近,但搅动河水扰乱神力对此妖来说并不困难。
  察觉到阴阳师的靠近,那妖侧过身来,苍蓝肤色与腮纹也掩盖不住俊美容颜,一双狭长上挑的眼睛,生在他脸上却不怒自威。在湍急水流中执扇的身姿如闲庭信步,仿佛生来就是这波澜间的主河蟹宰者。
  不待众人询问,那妖便开口道:“吾名荒川之主,乃是远在东方的荒川的守护者。”他语声低沉悦耳,在滔天怒浪中清晰可闻。
  荒川,源起甲武信岳,归于江户湾。它的主人晴明是听过的。他并非天生的水神,却以河川为名,传闻他法术精湛,性情暴虐。不过他方才只淡淡道,自己是个守护者。这耐人寻味的措辞,让晴明感觉到一丝似曾相识。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让平安京遭受水患?”
  “自然是吾听见了黑晴明的愿望,欣赏他的强大,才愿助他。”
  “哦,是被打服了吧。”博雅了然道。晴明眼角微微一抽,几乎想去堵他的嘴。
  好在荒川并没有动怒,这种程度的挑衅在他从一只小水獭成为一方水土之主的漫长修行中实在算不上什么。他只问了晴明一个问题:
  “你见过一目连吗?”
  
  回想起与某大妖初见的画面,晴明至今想不明白,这个现在赖在自家院子喝茶的大爷请问你谁啊?你的江x山不要了吗?
  一切的源头,是那天一同前去的白狼,这个如她的仰慕者一般耿直的姑娘,嘴快说了一句:“一目连大人的话,曾经是晴明大人失忆之前的式神。”荒川微微蹙眉,“那现在呢?”
  晴明的确不记得有过这个式神,便如实道:“我不知道。”荒川思忖片刻,麻溜地一合扇子,甚是洒脱道,“阴阳师,倘若你能助吾找到他,日后你与黑晴明相争,吾当助你一臂之力。”
  众人内心呐喊:等等你的操守和作为君【虾米】王的尊严呢?!怎么这么容易就反水了啊!
  但此时的劣势如果能拉拢一个强力的帮手也没有坏处,于是晴明表面上八风不动地微笑,并应允了。
  然则其余人心想的都是哪有空替你找妖啊你不惹事就行了。
  于是眼下荒川就坐在晴明的庭院里,假装没看见从墙边露出眼睛,怯怯窥探他的一众小式神。
  这世上总是不缺变数的。山兔出去蹦跶了一天,乍一扑进门,瞧见一个陌生面孔,还不等其他小妖拦着,就惊诧道,“哇,这是谁啊,比武士爷爷还要蓝 !”
  蝴蝶精手一抖,手鼓发出清脆的乐声,然所有妖的心都一沉,椒图吓得“啪嗒”把壳盖上,莹草捂住眼睛,座敷捋了捋袖子,又吞了吞口水,暗忖出去拉架的胜算几何。
  荒川端着茶,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妖怪,不知为何想起自己流域的一个小丫头,一样冒失活泼弱不经风,但未尝不好。
  “小矮个,你又是谁?”
  山兔愤怒道,“你叫谁是小矮个!晴明大人最喜欢我了,我去和他告状,有你好看!不过嘛,你肩膀上的鱼看起来很好吃……”
  河川的领主半阖着眼淡淡道,“这鱼吃不得。”
  “……啊!你就是那个让平安京被淹的坏人!”山兔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你怎么在这!晴明大人呢!”
  由于不在自己流域内,不需要时刻防范妖物上门作乱,荒川难得很有闲心耐心地答道:“不错,你最好离我远一些,不然我很可能会吃了你。”
  一旁的座敷最先回过神来,将山兔三两下扯走,荒川始终坐在原地,一根指头也懒得抬,庭院中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这里风景尚可,有很多小孩子,是他会喜欢的地方。
  
  
  

评论(3)

热度(35)